站起来日兔

怪你过分美丽 有太多坏人觊觎

变小梗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想看文(ಥ_ಥ) 

转载自:三七贰一

永远都忘不了霆霆的腿怎么受伤的

副官实在吃不下去

夜莺与玫瑰

占tag问一下,写夜莺与玫瑰的大大ID是什么?

啧啧



奶我ฅ●ω●ฅ

没什么想法

只想让剧快点好起来

收视率什么的

还不是怕他不开心

这翘臀

wuli霆依然美的我想日

【霆皇】穿到古代去追星2

藤七这次没有晕倒在地上,而是以公主抱的姿势晕到了一个怀抱里。

藤七双手环着那人的脖子,微风阵阵吹来,藤七很赏脸地打了一个喷嚏。

“小七怎么只穿着里衣便出来了?”

温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藤七扬起头,伸出一只手摸上了那人的脸。

细细的剑眉,含着水色的杏眼,挺直的鼻梁,花瓣似的唇。

藤七以自己脑残粉的尊严发誓,这绝对是陈威廉的脸,不是什么酷似双胞胎,也不是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是,这!就!是!同!一!张!脸!

连左眉上面的疤痕都有,莫不成是陈威廉也穿了?

藤七越想越有可能,把头埋在“陈威廉”的胸口,哭了。

“呜呜呜,霆霆你演唱会还没开呢,梦想还没实现呢你怎么能穿过来”

那人似是什么都没听到,也不搭话,径直抱着藤七走回了屋里。

藤七坐在那人对面,觉得刚刚的自己真是傻透了。藤七捂脸,透着指间的缝隙偷偷瞄对面,他看着对面一身隐长老的打扮,试探性地开口“陈伟霆?”

“嗯?”美人挑了挑眉

哎呀看这一高一低的眉毛!

“小七之前可从不会这样喊我的名字的。”美人说话慢悠悠,藤七心里却实打实咯噔了一下

“还有穿了是什么意思?演唱会又是何物?”

藤七心慌慌,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

“你最近又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是呀是呀,我最近看到一本书专写一些奇怪的事情。穿和演唱会都是那本书里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懂。”藤七连忙停止钻桌子的动作,生怕被发现是假冒的,火急火燎地附和着美人的思路。

“哦?”美人又挑了挑眉

藤七想开了,既然美人有着和霆霆同样的脸,又有和霆霆同样的名字,从今以后,他就要把眼前这位美人当成霆霆来琴瑟和鸣。啊呸,当成霆霆来宠来爱。

想开之后,藤七觉得人生大好,耶稣真是神助攻。

藤七双手托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人的脸。要是此时春锦在旁边,一定能看到自家老爷眼里泛着的桃心。

陈伟霆皱眉,藤七嗷了一声。

陈伟霆撇嘴,藤七嗷了一声。

陈伟霆眨眼,藤七嗷了一声。

陈伟霆无奈扶额,“小七,你口水流出来了”

藤七一怔,伸手擦嘴角。

明明是干的!

“既然你看起来没什么大碍”陈伟霆看着藤七不断变换表情的脸犹豫的开口,“明天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你随我一起。”

“好的没问题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一起”试问藤七怎么可能拒绝陈伟霆呢。秉承着陈伟霆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你觉得他不对一定是你的问题的原则,藤七只会deideidie的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吧,以后不要只穿着里衣出来了,小心着凉,我先走了”

藤七依然双手托腮,目送着陈伟霆扭着(并没有)翘臀走远,招来春锦。

“春锦啊,陈伟霆是什么来头啊”

“回老爷,三王爷是当今圣上的胞弟”

“哦?那我呢”

“老爷是尚书”

藤七撇嘴,只是个小官啊

“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个...奴婢不知,只知老爷您和王爷一起出去,常常半夜才回府,有时隔天才会回。”

藤七听着春锦平稳无起伏的回答,怒了。

自己这么反常,身为贴身丫鬟都不带问一下的厚

“春锦,你可觉得我有什么不同?”

“老爷的事,奴婢不敢猜测”

“算了算了,帮我向这府里但凡会说话的传一句话”

“以后不准叫我老爷!叫大人!”
————————————————————————
还是王爷吧,将军好复杂,不会写

名字好中二啊哈哈哈

幸好霆霆是个男孩子´_>`

【霆皇】穿到古代去追星1

*女穿男!女穿男!

*剧情狗血!注意避雷

实在不会写第一人称,所以藤七是我也就是皇【doge脸】

名字还没想好,目测是个长篇

*没脑洞随时会坑
——————————————————————
这是藤七第一次接机。

眼看着山里新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山大王从猴子变成了兔子,处于半只脚已经踏入老透明尴尬状态的藤七,刷着微博嘤嘤嘤花痴完陈威廉,心一横戴着帽子和大口罩,以光速赶到了机场。

见到霆霆,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

霆霆你好衰!不对,事实不需要强调

霆霆你好美!也不对,这怕是会被打的吧

(ಥ_ಥ) 

然而意淫是美好的,现实是扯淡的。

站在扶梯跟前,看着远处黑压压慢慢移动的庞大队伍,藤七哀叹,真是天要亡我!根本连身都近不了,还怎么讨论生命的大和谐?

人群慢慢近了,藤七跳起来蹦哒,费劲地数着陈威廉反戴帽子的额前几缕不羁的头毛。

藤七都打算好了,只要陈威廉一靠近,她就用她长于常人的大长胳膊拨开遍地都是的情敌,冲到陈威廉跟前,端详发着光的小天使。

正当藤七意淫的起劲,不知被哪个人踩了一脚,身子一歪,身后一阵耸动。再反应过来,她已经以头着地的姿势滚下了电梯。

在即将滚下去的前一秒,陈威廉快要起飞的眉毛瞪大的双眼和张大的嘴巴配合着吃惊脸出现在藤七视野。

啊!连小豁牙都那么美!

啊妈妈这是仙子吧我要娶他!

这是藤七在昏之前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藤七是被人摇醒的。

意识慢慢回到身体,大脑的钝痛一阵阵传来,藤七伸手抚了抚额。

“老爷,那人来了”甜美的女声柔柔的,然而藤七却无暇欣赏。

等等,这句话信息量好大。

老爷是什么鬼?那人是谁啊能不说的像偷情一样吗!

藤七猛地睁开眼,穿着侍女装的丫鬟和古色古香的屋子倒影在藤七这辈子瞪得最大的双眼里。

藤七支起身,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从自己平坦的胸部摸下,摸到小腹下五厘米。

咣的一声,藤七又晕了。

这次藤七是被尿意憋醒的。

悠悠地醒来,眼前还是那位甜甜的侍女,藤七哀嚎,恶俗的穿越也就算了,女穿男你搞哪样啊!

“老爷,那人已经等您很久了”

老爷???难道穿成了一个快要进棺材的老头?

“咳咳,你先把镜子给我拿来”藤七装腔作势地开口

就着侍女拿来的屁也照不清的铜镜,藤七还是看出了现在的身体是个年轻力壮的帅小伙。力壮不知道,反正年轻和帅就对了。

明明不是“老”字辈的,干嘛要叫老爷

“你叫啥?”

侍女的嘴角以肉眼可见抽动了一下“奴婢春锦”

“我叫啥?”

侍女的嘴角以肉眼可见抽动了两下“您叫藤七”

居然同名!缘分啊缘分。

“我为啥这么头疼?”

侍女的嘴角以肉眼可见抽动了三下“您昨晚喝醉了,是那人把您送回来的。”

怪不得,宿醉真可怕

“喔,我想去厕...哦不茅厕,你带我去吧”

“老爷这边。可是那人已经等您很久了,您...?”

“让他进来等着啊”听春锦的称呼,藤七揣测自己大概也是个高官,让一个人等着还是可以的吧。

“好的老爷,那您要先更衣吗?”

藤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遮的挺严实,应该能见人。藤七摆了摆手,跟着春锦去了茅厕。

费劲吧啦地解决了人生第一次生理问题,藤七心想,霆霆真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美人,性转果然不能喝水。想起陈威廉,藤七又是一声长叹,还没来得及和美人共振合奏呢。

回去的路上,藤七顶着一张花痴脸,回味着陈威廉的小豁牙,哎呀还真是想舔。

还未进门,老远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坐在桌前。藤七站在原地,咬着手指想着第一句话要说什么。

“小七怎么不进来?”

如沐春风,温柔至极

忽然有一个声音出现在藤七耳畔,藤七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前方仍然背对坐着的人,藤七想起来自己穿了,古人都是会武的。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隔空传声?

藤七挠挠头,正准备往前走,坐着的人站起来转过身面向藤七。

卧槽???

藤七盯着那张脸,当机了。

这不是屋里霆霆吗???

藤七又晕了

————————————————————————
这算霆皇吗?大概是算的吧(ಥ_ಥ) 

其实是正儿八经的霆我(๑•ี_เ•ี๑)

霆霆身份还没想好,到底是要将军呢还是王爷呢

图片违规???

excuse me???